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武侠情色  »  [御剑](1-9)作者:alcomc(奥克米客)
[御剑](1-9)作者:alcomc(奥克米客)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欧美av天堂网-亚洲av无码免费播放-日本av在线视频-国产av自拍电影]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御剑
 

 字数:45895



 


                章一
 
  黎明鸡啼,丝丝曙光由山缝间照耀,林子里的蒙蒙雾气逐散,松木、翠竹上 淌着隔夜露水。
 
  封帘山下的一座小村子里,方寡妇今儿起了个大早,正当她从后庭里取了桶 水走至前院,突然听到「哇……」几声的婴儿哭声。
 
  循声来到后门,开门后她朝下一看,急急忙忙的弯身抱起一篮子,只见里头 放置一位不到足岁的小婴孩,浓眉大眼,两片小腮帮红嘟嘟的好不可爱。小孩儿 也乖巧,给方寡妇逗几下便停止啼哭,安安静静的睁了眼瞧着方寡妇。
 
  此时正值兰轩与大漠国的战乱时期,无数人家妻离子散,人心惶惶,方寡妇 的丈夫也正是几年前参了军为国英勇捐躯;方寡妇是明白人,自然知道眼前便是 名弃婴。
 
  方寡妇丈夫死了些年,手头自然不阔畅,平时她帮庄里几家大户补衣制服, 自个儿种点小菜,生活免免强强还过的去,那有本事再拉拔小孩?她硬了心提着 竹篮准备走出村外将其弃之于林中,此时小婴孩似乎知道自己又将再被遗弃的命 运,再度啼哭了起来。
 
  妇道人家心肠软,方寡妇叹口气,瞧着怀中的小婴孩,露出坚定的目光,转 身踏回家中,后门缓缓捎上。
 
*********************************** 
  八年后……
 
  一名清瘦的小孩,提着几捆砍好的材,敲了敲村里张大户家的大门。
 
  「一大早的,是谁啊?」过了会儿,门后传出声。
 
  隔着门,小孩清脆的嗓音喊道:「是……是我啊,王……王大叔,阿牛给… 
  …给您送材来着。「」啊,是阿牛啊?快进来快进来。「
 
  张大户家的老仆为小孩打开大门,将阿牛递过木材卸下,随手掏出几枚铜板 交给阿牛。
 
  「谢……谢谢王大叔。」阿牛摇摇头,不将老王递出的铜板接过。
 
  老王奇道:「咦?阿牛啊,给材的钱怎么不接呢?」
 
  阿牛极有礼貌地朝王大叔鞠了个躬,解释道:「王大叔,明早我……我娘就 会把阿牛送上封帘山学武,今……今儿是……是阿牛最……最后一次给……给张 大爷家送材了。娘说:咱……咱们家给王大叔您照顾这么久,不敢再……再给您 拿钱了!」一口气说完这么多话,阿牛有点过不来气,气喘呼呼。
 
  老王闻言愣了一会儿,接着微笑的拍拍阿牛的小头:「阿牛长大了,准备上 封帘山学武啊?上了山记得好好学,将来当大侠,别给咱们村丢脸,知道不?」 
  「嗯嗯……」阿牛点点头,傻笑着。「对了王大叔,这……这事儿我还没… 
  …没跟喜儿姐姐说,她……她起床了吗?「
 
  喜儿是王大叔的女儿,年纪比阿牛大了四岁,天性活泼,是阿牛的青梅竹马。 
  「嗯,那野丫头昨儿疯了一晚,可这时候她也差不多起床了,阿牛你在这等 回儿,我去叫她出来。」老王笑道,接着转身入屋去。
 
*********************************** 
  林中小溪旁……
 
  一对身影,男孩和女孩,依偎在一块儿。
 
  女孩子家发育的早,她的个子可比小男孩高了个头,但此时彼此背靠着背, 倒还不会显得不伦不类。
 
  「阿牛啊,听我爹爹说……你明天就要走了啊?」
 
  「娘说明儿是……是一年一度……度天山派开……开放收徒的日子,明早她 就……就会陪我上山拜师。」阿牛点点头,说道。
 
  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女孩开口又问:「阿牛,上了山后,你会想我吗?」 
  「嗯,喜儿姐姐,我……我……我会天天想妳。」说完,阿牛转过身朝着喜 儿用力的点点头。
 
  喜儿瞧了瞧阿牛认真的模样,芳心一荡、小脸微红,嘴里却忍不住笑道: 「阿牛你啊,什么都好,就是整天说话结结巴巴,连话都说不好,瞧你这付傻样, 小心上了山、拜了师,天天被你师父整治!」
 
  「封帘山上的道爷很凶吗?」闻言,阿牛忍不住问。
 
  「这我倒不清楚,」喜儿歪着脑袋,顶着下巴,不懂装懂的说道:「听说天 山派是江湖十大门派之一,山上的道爷们各个武功奇高,武功高,凶起来自然很 可怕啰!」
 
  「这……那我……我是不是该求娘别把我送……送上山……」
 
  阿牛打了个冷颤,露出惧色,但他接着摇摇头,说道:「不!我娘对我期望 很大,我一定要将武功学好,将来做个人人仰慕的大侠,不能让她失望!」 
  阿牛露出不符合他年纪的坚定的神色,言语中显出淡淡的霸气,说几句话破 天荒的没有结巴。
 
  喜儿双眼发亮,露出迷恋的神色,她忍不住将身子扑入阿牛的怀里,娇声说 道:「阿牛、阿牛,将来你要真做了大侠,可不能忘了喜儿喔!」
 
  「喜儿姐姐……」感受着怀中一片娇软,阿牛红着脸反抱住喜儿。
 
  「阿牛……」
 
  两人默不坑声,彼此微微的摩擦,感受对方身子的火热。
 
  喜儿意乱情迷,伏在阿牛瘦弱的胸膛上的小手,颤抖的、悄悄的滑下,从阿 牛的裤头中掏出一根硬挺的肉茎,慢慢的上下套弄,葱玉般秀指来回挑逗那淌着 透明滑液的坚挺。
 
  瞧阿牛那举臀配合的默契,与喜儿熟练的手法,可见得两人不是第一次这么 干。
 
  阿牛微喘着气,捧着喜儿的脸将自己的脸贴上,四片嘴唇轻贴。
 
  「阿牛……」
 
  「喜儿姐姐,我……我们再……再玩玩之前的游戏好吗?这是最后一次了… 
  …「喜儿红着脸,缓缓躺下,任由阿牛压在她身上。
 
  阿牛摆撩起她的裙子,喜儿柔顺的举起右脚,被褪下榇裤高挂在雪白的左腿, 只见喜儿尚未完全发育的阴阜上,微微倘着一小片稀短的柔毛,随着大腿的动作, 两片湿润的花唇上下蠕动着,溢出带着粘滑的气泡。
 
  阿牛将肉茎贴在喜儿双腿间那肥涨的肉瓣,缓缓动着,感受那热度与湿滑。 
  不符合年纪的粗壮肉茎,在紧合着的肉缝间磨旋擦拭。
 
  过了好一会儿,鼓涨的龟头一不小心的破开肉办间的粉红色小肉洞,悄悄的 陷入。
 
  「啊……好痛……!」双腿间的敏感被异物强行插入,喜儿皱起秀眉彽喊道。 
  「喜儿姐姐,怎……怎么了?!」阿牛闻声吓的连忙爬起来,刚陷入肉穴的 龟头也随之拔出,沾满爱液的棒身显得额外滑亮。
 
  原来以阿牛和喜儿的半懂不懂的年纪,根本不清楚该如何行欢,只是凭着彼 此的本能来做,根本还未突破最后一道关卡。
 
  「对……对不起!喜儿姐姐,要……要是妳会痛那……那咱们别做了吧。」 
  「不,没关系,」喜儿摇摇头说道:「前几天晚上儿,我偷瞧爹娘睡觉,爹 爹也是将那儿插进去娘亲的洞洞……瞧娘亲那样儿,做那事好像升上天似的快活, 所以……今天我也想试试看……啊,不说了,羞死人了啦……」说完,她忍不住 羞红着脸,双手摀住自己的小脸。
 
  阿牛此时也是情欲愤发、欲罢不能,彼此将对方下半身的衣物完全除去,阿 牛再度捧起喜儿裸露的双臀,将肉茎搭在阴阜上,暴涨的龟头抵住肉办,粉红色 的肉缝慢慢被拨开,露出里面湿滑的源头。
 
  「喜儿姐姐,确……确定可以吗?」
 
  「嗯……」喜儿依旧摀着自己的脸,露出蚊子般大小的声,轻轻的点点头。 
  湿透了的肉唇配合耸扭的节奏,性器官的接触,彷如触电般的快感传入两人 体内,火热的粗长肉茎渐渐的一点一点陷入肉缝中。
 
  「呜……慢……慢点……」感受着异体插入,喜儿再度皱了眉,伸出双手搭 在阿牛的脖子后。
 
  白嫩结实的屁股在阿牛的手中不安分的动着,间接刺激了半插入的肉茎更加 深入,不一会儿,阿牛感受到一片阻碍,不知情下,情欲焚烧下,凭着生物传宗 接代的本能,将肉茎一口气送入喜儿深处。
 
  「啊……痛……好痛……」体内薄膜一破,喜儿忍不住痛呼出声,双手紧紧 将阿牛抱住,最后一滴象征纯洁的处女的眼珠由眼角滑下。
 
  「阿牛,你先别动。」
 
  毕竟是不懂事儿的小男孩,阿牛没预料到喜儿如此大的反应,慌慌乱乱的点 头,两人下半身还紧紧连着,阿牛一动也不敢动的趴在喜儿身上。
 
  过了好一会儿。
 
  「喜儿姐姐……」
 
  「嗯?」
 
  「我……我可以动一动吗?」
 
  「嗯。」
 
  深埋在紧凑肉缝里的肉棒,敏感的尖端感受到软湿的肉壁在颤抖,远久记忆 中,阿牛觉得自己好似回到未出生前在母亲肚中的温暖,忍不住一点一点的慢慢 抽送起来。
 
  「嗯……喔……啊啊……啊啊……」
 
  轻微的刺痛中,喜儿也渐渐感受到销魂的快感,轻轻的呻吟起来。
 
  好一阵抽送,阿牛感到龟头一阵酸痒,闷哼了一声,炽热的浓精在喜儿的体 内狂喷,顿时烫的喜儿大声喊出。
 
  浓浓的春意。
 
  一对初尝禁果的男女。
 
  许多年后,当物是人非,阿牛依旧记得,在封帘山下林子中,那条美丽的缓 缓流动地小溪。
 
*********************************** 
  第二天清晨,封帘山上。
 
  「阿牛啊……」
 
  方寡妇从怀中取出一包碎银,这是她几年来省吃简用,好不容易才存起来的 积蓄,她交到阿牛的手中吩咐道:「这五十两银子,是娘替你孝敬师门的见面礼, 记得到时交给门里的管事,知道不?进了师门,要乖乖听师父的话,努力练武, 知道吗?」
 
  「我知道,娘!」阿牛点点头,他知道这是娘的心血,他郑重的收下。 
  几年来的相处,自己好不容易拉拔大的儿子,即使不是亲生也比亲生还亲的 儿子,眼瞧就要离开自己,方寡妇忍不住眼角湿润。
 
  他,还只是个八岁的孩子啊!
 
  习武,听说是很苦的啊!
 
  但天山派开放收徒这等千载难逢的机会,可遇不可求,若是将来阿牛习武有 成,能在试剑大会大放异彩,那前途自是一片光明。
 
  为了孩子的未来,如此,她也只好忍着不舍将儿子送上山。
 
  天山派有天山派的规矩,在此之前在村里她已被来至天山派的代表告知,规 定家人只能送至山腰,为了考验学子的毅姓,无论多小的孩子都得独自步行上山。 
  方寡妇搂住阿牛好一阵子,这才依依不舍的放手,目送着阿牛,一步一步踏 上山。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07-16更新.